发布日期 2021-02-23

网络教育乱象:营销成了主业,教课卖课,老师无证,语音培训成了“必修”

原标题:网络教育乱象:营销成为主业,教课卖课,教师无证上岗,语音培训成为“必修”

来源:新华社《新华观点》

记者:王菲菲、李紫薇、李伟

“花9元钱买10节课”“49元钱买33节课,然后邮寄教材”“19元钱买20节课,享受价值499元的礼包”...来自山西太原的白女士发现自己和孩子完全被网络教育广告包围了。

据《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寒假期间,各大机构纷纷启动“抓人”模式,不少机构以低价为噱头,将家长引向网络。在大规模的宣传中,班里同学都是“名师”,效果是“明显加分”,帮助孩子“假期弯道超车”。但实际上很多机构的教师资质都是存疑的,课程质量良莠不齐。有些老师对教学不感兴趣,而是专注于销售。

低价销售隐藏套路,部分企业营销费用是课程研发费用的9倍以上

这个假期,在线教育广告充斥着短视频平台、社交应用、综艺节目和路边广告牌。“今年网上教育广告很多,卖的课出奇的便宜。有的机构10节课9元,有的机构30节课19元,很多机构还会送号称价值几百元的教学辅助材料礼包。没有最小值,只有更低。”白女士说。

相比每小时几百元的友情链接平台线下培训,这样低成本的课程对很多家长来说还是挺有诱惑力的。其实低价也有隐藏的套路。

来自浙江温州的李女士最近为她的孩子购买了各种低成本课程。“这些课大部分听起来都很生动,但老师们往往会停止谈论关键知识点。课程总量虽然大,但是不系统,也不会深入讲解。相反,他们不断引诱孩子和父母购买课程。只有在购买了正规价格类之后才会有系统的讲解,但是正规类的价格并没有那么便宜。”

从事网络教育行业10多年的刘启明告诉记者,低价诱惑是网络教育机构最常用的营销手段,主要是为了引流,效果也不错。

刘启明告诉记者,一些在线教育机构有很强的营销攻势,大多数小视频广告邀请演员扮演各种角色,有些是教师,有些是家长、学生和机构领导。

记者发现,这些广告一般都是套路,制造矛盾,加重家长的焦虑。有网友把这些模式概括为:逆袭场景的“酷剧”、父母痛点的情节剧、比价的情节剧等。

“为了赚点击率,卖虚构的故事制造紧张,让已经很焦虑的父母们感到愧疚。”刘启明说。

据了解,网络教育行业投入的巨额资金并没有真正用于课程研发。以《向谁学习》为例,其2020年第三季度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为20.56亿元,R&D费用为2.2亿元,营销费用是R&D费用的9.3倍。

除了线上线下,线上教育机构也开始了“口碑裂变”营销,即利用家长推广课程。刘启明告诉记者,家长推荐课程是无可非议的。但是随着企业的刻意推广,一些家长开始了吸引人头的生意,一个人的人头可以赚几百元。

“我们报的班是一个家长推荐的,说一个老师上课多好,但是交完钱后发现不是这个老师上课,没想到家长推荐是为了奖励。”李女士说。

有的教师无证上岗,有的教师外包

无论线下还是线上培训,老师对家长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但记者发现,由于准入门槛较低,部分网络教育机构教师资质堪忧,管理松散、流动性大,难以保证教学的连续性。

在组织的口号里,老师要么是经验丰富,“名校20年一线教研”,学生考上名校不是梦;要么是名校毕业,北大清华比比皆是,哈佛等海外名校也不少见。

“不管是真是假,就算你真的是名校毕业,你也未必擅长教书。”家长王女士说。

很多网络教育机构的老师表示,机构通常会在广告中宣称某老师是金牌讲师,授课课时多,经验丰富,但“这些都是老师自己写的,不要吹得太大”。

记者还发现,培训机构很多老师都是无证上岗。

2019年7月,教育部等6个部门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在线培训的实施意见》,明确规定所有教师都要持有教师资格证,并在培训平台和课程界面的显著位置公布培训师的姓名、照片和教师资格证。

然而,许多机构对这一要求视而不见。曾在网络教育机构“学霸君”工作的高(音译)告诉记者,该机构并不在乎教师资格证,招聘时只要求本科,对专业没有特殊要求。他是经过一轮远程试讲才通过招聘流程,开始教学的。

2019年研究生时,赵月在学霸军做兼职教师。在室友的推荐下,她也是兼职老师,没有面试就直接上班了。“上课内容不监督,有时甚至通过微信语音教学生。”她说。

“先教后考证”的现象在网络教育机构中较为普遍。“这里的组织很开放,有的老师无证教了两三年。因为害怕教育局的调查,所以现在请老师们进行调研。”在太原一家在线教育机构任教的薛强说。

记者发现,网上人头教育机构很多老师都和人力资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老师和机构没有直接关系。业内人士表示,教师外包模式大大降低了在线教育机构的成本,有利于增加利润和快速扩张。但在这种情况下,事业单位教师管理相对宽松,无法保证课程质量。

薛强说,每天只有一两个老师在网上联系他,负责检查成绩、发布通知、分发教材等。“没有固定的部门,没有固定的同事,缺乏业务讨论和交流的氛围,缺乏组织。纪律永远在组织之外,但它从事的是核心业务。”

“教”改为“卖课”,教师要参加演讲训练

网络教育机构的课程质量和教学效果如何?记者发现,虽然精品课程很多,但大量低质量课程也是良莠不齐,课程质量不稳定,不可控。

太原的张女士在一家网络教育机构给女儿买了一个阅读作文课,发现老师教的都是套路,作文题都有模板,阅读题都有公式。“功利主义很强,不强调思维方式和基本素养的提升。”她说。

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流行的一些网络课程很有噱头,但实际效果存疑。比如某AI教育平台做了一个教学体系,声称AI老师达到了20年教学经验的水平。但实际上这个系统连本地用什么版本的教材都不知道。

记者了解到,一些网络教育机构的老师不注重教学,而是绞尽脑汁卖课。

高老师告诉记者,公司布置的重要任务是让家长不断购买和续课,为此,他们要参加专门的演讲培训。在考核指标的指挥下,教师要想增加收入,必须做好销售,而不是研究如何提高教学水平。

“很多时候,学生叫我老师,我心里暗暗惭愧。其实我们一半是老师,一半是销售,真的配不上‘老师’这个称呼。”高老师说。

记者在高先生提供的一份名为《翻译单词的七个问题》的培训材料中看到,对于经济条件较差的家长,培训机构会指导他们使用信用卡支付或进行网上贷款。

学霸君负责课程销售的赵老师透露,该公司提供专门培训帮助家长办理贷款,并提供了详细的贷款办理流程和环节。“在公司的管理规定下,我必须说服更多的家长购买课程,申请网贷,才算合格优秀的员工。”他说。

资本结构,在线教育被视为一种交通业务

中国消费者协会公布的2020年十大消费者权益热点中,网络教育机构榜上有名,其中提到2020年7月“学习与思考”网络学校存在低俗视频、早恋等突出问题;网上英语学习机构“Akaso外语教育网”已经接触到外教教学质量差的问题,迟到玩手机屡见不鲜;“达达英语”被指擅自修改课程属性,专业已经缩成口语班。

业内人士认为,网络教育机构各种混乱的背后是资本的冲击,从而使教育越来越弱,资本越来越强。

中科院发布的报告显示,作为网络教育的重要分支,2014-2020年的7年间,K12(学前教育到高中教育)网络产业的融资总额约为600亿元,其中头品牌的融资额约为290亿元。2022年整个在线教育行业的市场规模将超过5400亿元,其中K12在线教育作为一个重要分支,2022年将超过1500亿元。

“有些机构只把网络教育当做一项流量业务,很少有人真正从教育的角度去思考如何搭建一个有利于学生自主学习的平台。”刘启明建议,客观的第三方非营利组织应该科学地评估各个机构的教师和教学效果。

华中师范大学信息化与基础教育均衡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王继建议,相关部门应加强对网上教育机构资质和内容的监管,保护学生和家长的利益,严格执行《关于规范校外网上培训的实施意见》中的具体要求,建立网上教育机构及其员工的负面名单制度,并依法对负面名单中的机构和人员进行处理。

同时,相关在线教育机构应加强行业自律,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教学研发上,而不是一味的争钱。

长风千里:李白人生地理(中)|草原周刊

长风千里:李白人生地理(上)|草原周刊

一批大片集结,2021春节档不仅仅是票房

将军主动要求降级,暴露了干部对待“进退”的态度

五十五年前新华社的这部经典出来了,还在撩拨人心!

新华社记者找到了11年前刷屏的“春运妈妈”,然而…

制作人:易延刚|编辑:赵岑|校对:莫昕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