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1-04-09

【知识产权金融】恶意投诉人有权在诉讼前或诉讼期间申请保全措施

原标题:【知识产权金融】恶意投诉人有权在诉讼前或诉讼期间申请保全措施

知识产权金融网站是知识产权的垂直媒体平台,关注知识之前的文字,分析创新趋势,把握经济增长脉搏。

——申请人徐春山、被申请人田庆红、刘艳波、山东世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庭长程

[裁判要点]

通知人的行为,明知自己没有通知权或者通知依据不足,仍然对被通知人造成损害的,属于《电子商务法》规定的“恶意通知”行为。针对“恶意通知”行为,被通知人可以在诉讼前或者诉讼期间向法院申请行为保全,请求法院责令被通知人撤回通知或者禁止被通知人继续发出通知。法院最终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审查确定是否准予保全:通知人的恶意程度、通知人恶意通知行为对通知人店铺的影响程度、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造成的损害是否超过采取行为保全措施造成的损害、采取行为保全措施是否损害公共利益。

[案件编号。]

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2019)浙江0110兴保一号

[基本案例]

申请人:徐春山

被调查人:刘艳波田庆红,山东世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博公司)

申请人徐春山说:徐春山和田庆红是竞争关系。自2017年12月以来,三名被告通过阿里巴巴的知识产权保护平台,以侵犯版权为由,对徐春山的店铺发起了23起投诉。结果,徐春山店铺的12个热卖商品链接被删除,他们提交的投诉材料大部分是伪造、涂改的虚假材料。情节恶劣,有明显主观恶意,三名被调查者有关联关系。徐春山认为,秋冬是卖阿胶包装盒的旺季。如果在诉讼前不及时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可能会严重影响涉案货物的销售,给申请人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综上,请求裁定:1。责令第三被申请人立即停止徐春山就淘宝开通的网店产品链接向淘宝提出的知识产权侵权投诉;2.上述行为的效力应保持至被申请人和申请人对该争议的判决生效;3.申请费由第三被申请人承担。针对上述申请,徐春山提交了相关证据,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杭州分公司为其行为保全申请提供了担保。

[法院判决]

经审查,余杭区人民法院认为,申请人的请求具有相应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许春山和田庆红在同行业中有竞争关系,三位回答者之间有关联关系。他们多次投诉徐春山淘宝店使用涂改、伪造的证明材料侵犯版权,导致徐春山的部分商品链接被淘宝公司除名,从而达到淘汰竞争对手、获取竞争优势、抢占市场份额的目的,涉嫌共同构成不正当竞争。由于网上销售的特殊性,平台惩罚措施不仅包括删除,还包括影响全店搜索力度降低、限制参与营销推广等措施。,不采取保全措施将对申请人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如店铺销售额减少、竞争力减弱、市场份额减少等。,而这种损害显然超过了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三个被调查者造成的损害。基于上述原因,并考虑到双方不正当竞争纠纷的审理期限可能较长,为平衡双方利益,并参照涉及的商品销售旺季,余杭区人民法院作出裁定,责令第三被申请人立即停止对淘宝公司对申请人的淘宝店铺提起知识产权侵权投诉,保存期限至2020年2月29日止。

[对法官的评价]

通常行为保全是指申请人向人民法院申请,为了防止被申请人正在实施或者即将实施的行为对申请人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责令一方当事人做出某种行为或者禁止其做出某种行为。在知识产权侵权案件中,行为保全的常见形式是知识产权权利人作为申请人,请求法院责令侵权人停止侵权行为。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被告侵权人作为申请人,以投诉人涉嫌恶意投诉为由,请求法院责令投诉人停止投诉或撤回投诉。比如广州南沙法院审理的虎牙禁案,南京中院审理的拖先执行案,就经常发生。业内称这种保全为“反向行为保全”本案是电子商务领域首次针对“反向行为保全申请”发布的静纨网诉前行为保全裁定。

一、反向行为保全的时代背景

为了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网络服务提供商尤其是电子商务平台建立了受理知识产权权利人侵权投诉的投诉机制,这也是《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的应有之义。网络服务提供者收到侵权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删除、屏蔽、断网等必要措施的,应当对损失扩大承担连带责任,一般称为“通知-删除”规则。这条规则在电子商务领域被广泛使用。应该说,这一规则对于及时制止侵权行为,提高权利人维权效率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这样高效的措施很容易被异化为某些权利人恶意攻击竞争对手、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手段。

近年来,随着电子商务平台运营商之间的竞争日益激烈,一些运营商借“恶意投诉”获取竞争优势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时有发生。虽然各大电商平台都有投诉机制,但由于伪造投诉证据的隐蔽性、所有权验证周期长、成本高,仍然有很多合法的运营商因投诉失败而被删除链接,而删除链接,尤其是删除爆炸性链接所造成的损害,不仅是个别产品销量的下降,也是对其整个店铺竞争实力和市场份额不可挽回的损害。特别是《电子商务法》颁布后,增加了“十五天”的静默期,使得恶意投诉的寻租空间更加大。十五天可能看起来不算长。但如果在“618”或“双十一”期间,将某一环节下架15天,很可能对商家造成致命打击。即使不是大的推广,一个花费巨资打造的热卖环节,一旦下架15天,价值几乎就毁了。因此,对于遭受恶意投诉的商家,反向行为保全措施可以作为一种有效的司法手段来制衡投诉人。

二、反向行为保全的法律依据

从民事保全制度的起源来看,其最初的立法目的是保障判决的执行,财产保全是保障判决执行的主要方式;随着人类社会民事权利、交易类型、纠纷类型的增多,特别是一旦民事权利受到侵害,对当事人的损害往往难以用金钱弥补,需要采取及时制止侵害等预防和救济措施,保全的目的从保障判决的执行发展到暂时满足权利人及时救济的权利,避免当事人的损害。我国《民事诉讼法》第100条规定“因一方当事人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导致判决难以执行或者给当事人造成其他损害的,根据另一方当事人的申请,可以责令其作出某种行为或者禁止作出某种行为”,而《民事诉讼法》第101条强调可以在诉讼前作出相应的申请,一般称为诉讼中、诉讼前行为保全。

在一般司法实践中,特别是知识产权侵权领域,申请行为保全的主体是知识产权权利人,申请的内容是请求法院责令侵权人停止侵权行为。最近笔者办理了两起案件,广州南沙法院办理的虎牙禁案和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办理的拖案。申请人是被投诉的侵权人,其申请禁令的内容是责令被投诉人停止投诉或撤回投诉。因此,为了区分众所周知的行为保全,业界将被控侵权人或被诉人提起的强制令申请称为“反向行为保全”。反向行为保全本质上也是一种行为保全措施,是为了避免损害的不可逆性而采取的事前预防性救济措施。除《民事诉讼法》第100条和第101条的相关规定外,在知识产权领域,进一步明确的规定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知识产权纠纷行为保全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司法解释,对行为保全的适用、审查和处理作了详细规定。需要强调的是,上述司法解释第二条第一款规定,知识产权纠纷当事人有申请行为保全的权利,这里不限于原告,即被告符合要求的,也可以申请行为保全。最高法院近日发布的《关于审理涉及电子商务平台的知识产权纠纷的指导意见》第九条明确规定“在紧急情况下,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立即恢复商品链接的,通知人不立即撤回通知或者停止发送通知等。,将对其合法权益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的,平台内的经营者可以根据前款的法律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采取保全措施”。这个指引的出台,对于被恶意投诉的商家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好处。

三、反向行为保全的审查重点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知识产权纠纷行为保全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人民法院在审理行为保全申请时,应当综合考虑以下因素: (一)申请人的请求是否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包括请求保护的知识产权的效力是否稳定;(二)不采取诉讼保全措施是否会对申请人的合法权益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或者造成执行案件判决困难等损害;(三)不采取诉讼保全措施对申请人造成的损害是否超过采取诉讼保全措施对被申请人造成的损害;(四)行为保全措施是否损害公共利益;(5)其他应考虑的因素。同样,在审查涉及恶意投诉的反向行为保全申请时,也应考虑上述因素。

(a)申请人的请求是否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因为反向行为的保全主要涉及恶意投诉的问题,所以主要考察恶意投诉是否存在。由于恶意投诉主张构成不正当竞争,因此无需对知识产权效力的稳定性进行审查判断,可以结合最高法院发布的《关于审理涉及电子商务平台的知识产权纠纷的指导意见》第八条的相关规定,对恶意投诉是否成立进行审查。如本案中,第三被申请人多次使用部分涂改或伪造的权属证明、出版证明、授权证明等材料对申请人徐春山的淘宝店铺进行著作权侵权投诉,导致申请人的部分商品链接被淘宝公司下架,从而达到了淘汰竞争对手、获取竞争优势、抢占市场份额的目的,涉嫌共同构成不正当竞争。需要强调的是,申请人的请求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主要是判断胜诉的可能性,但行为保全的处理仍然是程序性的,需要时效性。因此,在审查标准上采用类似的“优越证据标准”而不是实体审判的“高概率”标准就足够了,否则行为保全制度的适用空间将受到极大的限制。

(二)不采取诉讼保全措施是否会对申请人的合法权益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或者造成执行案件判决困难等损害

不采取诉讼保全措施是否会对申请人的合法权益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或者使案件裁决难以执行,是诉讼保全审查中最重要的考虑因素之一,也是建立诉讼保全制度的初衷,以防止权利人在胜诉、败诉时提前采取预防性救济措施。因此,重要的是要考虑申请人的损失是否难以用金钱弥补,或者该行为是否导致申请人的市场份额或竞争优势的损失。结合这个案例,考虑到线上销售不同于线下销售,商品链接的排名直接影响商品交易成功的概率。一个热销商品环节的产生,往往是商家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积累销量、累积评价、销售好评甚至参与营销活动后获得的。商品链接一旦因涉嫌侵权被下架,即使后来发现是权利人恶意投诉造成的,链接的排名和引流能力也不会和以前一样。同时,根据淘宝公司制定的规则,一旦侵权投诉成立,除了删除链接外,往往还会引发店铺扣款、搜减权利、限制发布商品或参与活动等处罚,对全店的流量介绍和营销活动产生影响,从而影响全店的销量。再加上即将到来的冬天是阿胶销售的旺季,会经历很多电商的大推广节点。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将给运营商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因此,法院得出结论,“如果不采取保全措施,由于三个被告的‘恶意’投诉,申请人将遭受不可挽回的损害,如销量减少、竞争力减弱和市场份额减少”。

(三)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申请人造成的损害是否超过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被申请人造成的损害

行为保全处理的一个主要考虑因素是,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申请人造成的损害是否超过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被申请人造成的损害,体现了利益平衡的理念。既要充分发挥行为保全的制度效率,及时制止侵权和止损,又要防止申请人滥用行为保全措施损害他人合法权益。所以要始终坚持及时保护和稳健保护并重的原则,既要不敢瞻前顾后,又要避免忽视一件事,损害他人合法权益。本案认为,被申请人的投诉行为会导致申请人的链接被删除,引发处罚,造成申请人错过销售旺季、销量减少、影响排名等不可挽回的损害。相反,被申请人投诉行为保全的主要后果是,在行为保全期间,三名被申请人将无法通过阿里知识产权平台对申请人的淘宝店铺进行投诉,及时制止真实侵权行为,但这并不影响其要求申请人制止侵权行为的诉讼,其未能及时制止侵权行为所造成的损失也可以通过该期间侵权商品环节的销量具体量化。因此,综合评价认为,对申请人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造成的损害明显大于对三个被申请人采取行为保全措施造成的损害。

(四)行为保全措施是否损害公共利益

是否损害公共利益主要是指采取行为保全措施是否会对公共卫生、环境保护等重大社会利益造成损害。相对而言,在涉及恶意投诉的行为保全措施中,对公共利益影响不大,当然需要对具体问题做出具体判断。

本文来源于知识产权金融全媒体平台,关注先讲知识,分析创新趋势,把握经济增长脉搏。未经知识产权金融许可,禁止转载。

聚合阅读